语录说说 - 让你我一起发现,记录,分享生活的点滴...
每天发现一点点!
当前位置:首页 / 精彩台词

《北京人在北京》经典台词

分类:精彩台词 时间:2018-12-06 15:19:45

a9aI-fxrtztr3629180.jpg

太阳会烧伤我,月亮再温柔,也不抱我

星星有亿万万,没有一颗属于我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原来分辨爱,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,从琐碎里,从激烈中;从碎雨里和波涛中。爱自始至终清晰分明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“在这个庸庸碌碌的凡间,我了解想要活得稍稍与众不同有多难,但这人间就只来一次,我不试试总不甘心。”

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“反正你迟早都会原谅我的,为什么不现在就过来抱抱我?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,知道我愚蠢又自私。”

——艾希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凭什么我想要却得不到,又不是多贵重的东西。

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幸福其实与爱情无关,所以为什么说“饱暖思淫欲”呢,吃饱饭,睡好觉,有衣遮体,有屋挡雨,我们才有力气去爱。

而饭、床、衣服和房,是要花钱买的。

爱和钱,这两个仿佛天上地下之别的字眼儿,被装模作样的人们讴歌这一个,嫌弃另一个,其实描述的是同一个意思:因为很重要很珍贵,要有多余的,我才会给你。

当爱和钱,我自己都不够用,对不起,什么也给不了你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01300542914691142078903168671_s.jpg

我会在下个转角等你,不会一直等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因为一个人的好才爱他,你总有一天会因为察觉他的坏而离开他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也可能是我太年轻又太娇气,才会有这样肤浅的感悟,也许年纪大了后对幸福会有更深层次的看法,但现在,我就是为自己感到不值和委屈,毕竟我这么年轻。

凭什么我想要,却得不到,又不是多贵重的东西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“是呀,人生本来就有欢笑有泪水,长得好看的主要负责欢笑,其他的人呢就主要负责泪水。我们不笑谁笑?轮得到你吗?还谈心灵呢,外在已经彻底没救了,嘴还这么贱,剖开了看里面也是惨不忍睹。”她扬起被光线勾勒得犹似金色蛇身般的漂亮下巴,嘴里毒液四溅,“建议你多吃点儿化妆品,增加内在美。”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要站着死,还是跪着活?没有一个站着死去的人能告诉我,有没有后悔。如果人生有八十年,我才活了四分之一,面对跪着活下去的诱惑,难免不动摇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多狡猾的人,把不完美的情话说得如此动人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原来有些美像是酒,是需要懂事了以后才够格去品的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幸福应该就是风平浪静,并非无欲无求,而是想要的不多,刚刚好都在触手可及的范围和盼得到的未来。

身边要有常伴的人,不需要很多人,也不需要他们为我做什么,只要不背叛不伤害,平时陪着说说笑笑,已经相当足够。

心里要有在意的人,不是非要在一起,权当个甜蜜的惦记。若是有幸在一起,随时做好他离去的准备,多爱一天,赚一天——等他真的要走——回头看看那些时日,只赚不赔,便可以不为他要死要活,我继续荣宠不惊,独自也快活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面对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东西,她乞讨的姿态已不是低进尘埃里,而是直入地底把自己给活埋了,与其搞得这么难看,不如假装不想要,还能保有尊严地站在地面上,不用给人笑话,不用被我可怜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你真自私,但是自私好过无私。你要一辈子最爱的人是自己,有时可能觉得心里有个洞眼儿,却是完好无损的身体,好过多少遍体鳞伤的痴儿怨女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我想要的不多,只是一杯咖啡,一个新的化妆包,仅此而已,也不是死活得不到,却偏偏抑制着自己伸手的欲望,在最张扬明媚的年纪里,活得像是一个在深山里禁欲的老妪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t0196788530f7978629.jpg

我要有很多很多钱,为了自己,也为了在乎的人,若真有走投无路的那一天,我可以从容地对她说:“别怕,这都不算事儿。”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很小的时候,我就意识到,好的事和坏的事,它们并不是平均地、有序地发生在你身上,尤其是坏的事情,每当你觉得已经足够了,都糟糕到满身泥泞了还能更糟吗?往往又会有一辆车从你身边飞速驰过,溅起污水弄脏你白净的脸。

可人,就是贱骨头,好了伤疤忘了疼。

即使遭遇过再多次来自命运接二连三的打击,我也总是天真地以为,就到这里了——今天该领受的恶意已经足够了,可以喘口气,洗个热水澡后上床睡一觉,以一整夜织补自己——却没预料在窗外,有无声的洪水正欲席卷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有时会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之外。人们忙碌,奔走,喝着啤酒,在路边打电话,坐电梯时掏出哗哗作响的钥匙,把公文包扔在沙发上,孩子在尖叫,电视机又在播报国外的游行,这一切日复一日地循环,像一场盛大隆重却原地兜转的跋涉,微小如我,亦并不独特地融入人潮,却总又似被排除在队伍之外。

有一层密不透风的塑料薄膜将我包裹,外面的世界时而清晰时而模糊,熙熙攘攘声好像呜呜嗡嗡的盛夏虫鸣,近在耳边又远在天边,无法确切捕捉来自何方,出自何处。

——琉玄《北京人在北京》

    服装
    淘宝充值
    正品车载音乐U盘

    扫一扫
    关注语录说说